小跨年


图片

2011了、咱也来个蒸人跨年

 

想起往年这个时候、大部分童鞋是刚吃了晚饭在教室里坐着

伸直了脑袋、眼巴巴地等着老师来上一晚的课

有的攻们趁老师还没来

多媒体上放个音乐、是清颖脱俗的《天使》或者《爱无罪》

而此刻四楼走廊里面肯定满布着穿着一中校服背英语的小伙子大姑娘

蹲茅坑似的、每间隔一米一个人儿

捧着本8K的英语书、从走廊这头一直排到校长办公室门前的那道门儿

整得每次校长路过这里、像是国家领导人检阅队伍一般、充满了无限自豪感

……

每每想至如此青葱的画面、我总是涕泪滂沱、恨不得找个故友、

把脸上挤兑出来的那点黏液、全抹在对方脸上一般

……

但是2010即将结束之前、打开电脑的我竟听至了史铁生凌晨离世的噩耗

这之前洗脸的时候、还盼着可以和2010微笑说see U

而此时此刻、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再高兴起来了

仿佛先生离世的消息、如利刃一般撕裂了所有描绘有关2010年充满美好回忆的画布

是的、因了这则噩耗、我的2010年在以后的日子中、注定昏天暗地、无力重拾

 

12月31日,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却已吹响。再见、先生。

……

评论

© 麋鹿王子与七个自然段 | Powered by LOFTER